【大家說】方曉偉:做足冶春好文章

                2022年08月 26日 09:15 | 來源: 揚州晚報-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方曉偉

                冶春,意為游春。“冶春”一詞,最早出自元人楊維楨詩《冶春口號》詩題中的“冶春”二字。清代康熙元年(1662),清初著名詩人王士禎攜當時諸名士在揚州保障河紅橋西岸修禊,賦《浣溪沙·紅橋》,康熙三年(1664)春天,王士禎再次與諸名士于紅橋修禊,這是歷史上有文字記載的五次紅橋修禊中規模最大的一次,當時,王士禎一口氣作《冶春絕句》十二首,眾人紛紛唱和,形成了“江城齊唱冶春詞”的獨特文化現象。“冶春”其園,因此得名,雖后屢經興廢,幾易其址,其名不改,仍以“冶春”二字獨步海內。

                現今的“冶春園”,地名曰“豐樂下街”,亦名“長春巷”“下買賣街”。清李斗《揚州畫舫錄》卷六《城北錄》云:“近今下岸長春巷改為買賣街,遂呼……下岸為下買賣街。”乾隆南巡時,乾隆(及皇室人員)駐蹕附近的天寧寺行宮,吃行宮膳房承供的宴膳;扈從乾隆的“六司百官”則由江南地方官們陪同,在上、下買賣街吃大廚房承供的膳食。《揚州畫舫錄》還記載了當時的食譜,有燕翅鮑肚、參貍鰣瑤等漢式羹燴和熊掌駝峰、乳豬全羊等滿式燒煮及“洋碟”“熱吃勸酒”等130余種,謂之“滿漢席”。清末民初,此地為花社。王振世《揚州覽勝錄》有關于“冶春花社”的記述:“冶春花社在香影廊西,為邑人余繼之種花之所。園門署‘冶春’二字,江都王孝廉景琦題。園內四時花木,色色俱備,尤以盆景為多。秋菊春梅,手自培植。內有小假山一,玲瓏有致,為主人所手疊。近筑草堂數間,附設茶肆。”《揚州覽勝錄》一書成于1934—1936年間,對晚清至民國二十五年以前的揚州,記述尤為具體,故我們推斷,現今的“冶春園”,應該始于1936年前。當時的情形,朱自清先生曾在《揚州的夏日》一文中這樣深情地回憶道:“北門外一帶,叫做下街,‘茶館’最多,往往一面臨河。船行過時,茶客與乘客可以隨便招呼說話。船上人若高興時,也可以向茶館中要一壺茶,或一兩種‘小籠點心’,在河中喝著,吃著,談著。……茶館的地方大致總好,名字也頗有好的。如香影廊,綠楊村,紅葉山莊,都是到現在還記得的。……這一帶的茶館布置都歷落有致,迥非上海、北平方方正正的茶樓可比。”解放后,文史學者蔣華先生,曾在此地尋訪外地廚師,結論是,這里過去至少有三個茶社,一名水繪閣,一名香影廊,一名冶春花社,但初創者、經營者均語焉不詳。

                新中國成立以后,為豐富人民群眾的業余文化生活,冶春園中的香影廊、水繪閣、冶春花社和毗鄰的餐英別墅、問月山房合成了一體,園中松柏掩映,綠柳成陰,空氣新鮮。園東的沿河水閣曲廊和西部的四合套院都相繼進行了整修,并續有興建。揚州著名的“文章太守”錢辰方在他的文章《冶春園瑣記》中還特別寫道:“園中跨水還建了竹節拱橋,橋南還移建了花廳。”現代作家辛笛,則用“冶春景物復宜秋,水繪回廊倒影幽,溪石杵衣浣女在,橋名問月憶扁舟”短短的四句詩,把園中的景色概括得淋漓盡致。

                2021年春天開始,揚州市委市政府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把大運河文化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和“讓古運河重生”的要求,全力推進北護城河文化旅游集聚區建設,努力將其打造成“好地方”揚州的文化旅游新亮點、城市更新新名片,位于揚州北護城河文化旅游集聚區中心地帶的“冶春園”,迎來了更新改造的新階段。

                做足冶春好文章,冶春人本著對文物建筑修舊如舊、對其他建筑總體統一風格、局部體現特色的原則對冶春園進行了整體改造和部分出新,他們對原有的林木古樹通過衛星定位進行了保留、保護;對年久失修的危房進行了拆除重建;在茅草和茅匠越來越少的情況下,依然保留了北城河沿岸河舫的部分茅草屋頂,使冶春的整體更新改造做到了與周圍地形、環境、生態、文化的有機融合。做足冶春好文章,冶春人繼承優秀文化傳統,不是食古不化,而是推陳出新。例如,為了方便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的南來北往,冶春人復建了改革開放以后因年久失修而拆除的拱橋,構成了“一橋連兩岸”的冶春園有機布局(“一橋”指橫跨北護城河,連接北護城河北岸冶春御碼頭店和南岸苧蘿園(小苧蘿村)的人行橋;“兩岸”指河北岸的冶春御馬頭店和河南岸的苧蘿園)。該項目建成后,將向廣大市民游客呈現冶春園“園在店中、店在園中”的園林景觀,力爭使冶春園成為連接“兩古一湖”(即古運河、古城、瘦西湖)、毗鄰市中心最具代表性的體驗揚州世界美食之都飲食文化的首選之地。冶春紅橋工程自3月初開工,至6月底基本完成,歷時近3個月,其間,冶春人聽取洪軍、顧風等專家學者的意見,結合多方建議,參考襄陽唐城景區木橋、宋代汴水虹橋等經典案例,不斷優化、細化冶春紅橋的建設方案,最后,落成的冶春紅橋由揚州園林設計院設計,木橋長16米,橋面寬3.7米,跨度13.7米,運用“編梁”等核心技術,以榫卯連接并構筑成極其穩固的木拱橋,橋身通體漆成紅色,遠遠望去,“萬綠叢中一點紅”,體現了獨特的視覺審美效果。據揚州大學潘寶明教授介紹,橋身色彩的靈感來自于著名園林學家陳從周的這句話,“色澤方面,在雅淡的髹飾上,不妨略點綴少許鮮艷,使煙雨的水面上頓覺清新。舊時虹橋名紅橋,是圍以赤欄的。”

                做足冶春好文章,改造后的冶春園將依托豐厚的淮揚飲食文化積淀,利用“下買賣街”是乾隆“滿漢席”發源地的資源做精“乾隆宴”,利用數十年研發“紅樓宴”的經驗做精“紅樓”系列宴(早宴、正宴和四季宴),深入打造“早茶晚酒午咖啡”的經營模式,做足美食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和利用的大文章、好文章,重現歷史上的詩、酒、花、茶交相輝映的“冶春”文化勝景。

                作者簡介:

                十年教師,二十年電視媒體人,一輩子熱愛揚州文化。


                責任編輯:進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国产色色小说